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幻天魔皇12作者:元阳九凤
淫幻天魔皇12作者:元阳九凤
淫幻天魔皇12? ?? ?? ?? ?? ? 作者:元阳九凤 终於又写完一篇了,幻奇之作创作有点困难,希望大家回帖鼓励!我才有力量继续加油写下去呀!多谢,多谢!支持捷克论坛。 在攻陷了三位领主、成功收回第三颗[幻淫天晶]之後,并且清楚自己的魔能,艳福不浅的淫幻天魔皇,带着新加入自己的淫奴在後宫中,等待最後蓝撒国及多桑内国的进攻时机。 经多次反覆修练「魔体千重」,身外分身已能幻出十多重的分身,随意可穿墙透壁,去奸淫任何一人,除了三个魔法师外,都不明白我魔体的威力;虽然阿巴尼国的美女们被我吸纳了不少元阴,仍舒服得美意万分,一觉醒来,看到自已浪液溃流,还以为是在春梦中失禁罢了。 明天就率领军队向较弱势的多桑内国进发,正闭目养神间,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梁洛思,穿上了一套红色缕空蕾丝花边的纱裕进来,缕空丝网内裤连最私密的地方都遮不住,明显的可以看到刮光了阴毛的小嫩肉窟;淫荡的她阴肌没有被我强肏而撑开挤大,反而更像嫩白细薄得如未开苞的处女般,她缠着三个师姊,陈思惠、颜颖丝及陈闻媛想来找我,请求我恩赐粗犷的大鸡巴再肏捣她们的淫肉窟儿。 她们的尖尖的乳头微微的向上翘起,各美少女的乳尖顶上,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,犹如漫天白雪中的数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在阳光下,圆润晶莹的玉峰,不但没有外扩或下垂,更难得的是乳头的颜色还是那麽嫩粉红,显然是没有太多交媾的蹂躏。她们羞怯地拜伏在我面前,柔媚娇顺说出:「恭喜主人获得第三颗[幻淫天晶],主人将是一统圣兹亚大陆的天下,是无敌的绝世霸主及主宰。」 穿上近乎透明的超弹性丝袜,和乳白色半罩杯的骚媚苗条狮鹫性奴陈闻媛先用她嫩白细长的小手,搭上我的大肉棒搓弄,并来回不断抚摸着正休息半硬的阴茎,她妩媚的动作,让原本就尖挺的双峰更加凸显,樱唇微张,用舌尖轻轻的润湿自己的双唇,淫荡的表情让我也喘了一大口气。 粗筋盘体的巨龙马上有了反应,大肉棒渐渐地火热的翘了起来;她继续用玉手套弄了粗涨中的阴茎一、两下,就伸出她鲜嫩的舌头,开始舔着阴茎的尖端,舌头在大龟头上飞快的转动着;接着她埋头含住整个龟头,很温柔的反覆吸吮,火灼般的肉棒也迅速膨胀一倍,虽然陈闻媛的樱桃小口只能含住半截阴茎,但是她还是卖力的吸吮着,努力的把整只阴茎往嘴?送,发出阵阵吸吮的「滋滋」声。 我将她的小嘴当成了桃源小嫩穴,进进出出,抽送了将近数百下,陈思惠、颜颖丝及梁洛思便加入对我的讨好,缠在我四周送上饥渴的艳吻;她们的脖子都绑着项圈,就像畜生一样的女仆们,把一对对高耸的乳峰,及她们嫩凸的乳头跟阴核上更串着数枚铃铛,只要她们一走动,就会传出阵阵的铃声,加上她们的姿态,令我感到十分赏心悦目。 「主人还满意吗?我们是专为主人而准备的性奴隶,今晚就由我们一起来侍候主人吧。」四女小肉窟内不断滴落的淫水,都说明了她们甘愿享用的身分。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近乎全裸的颜颖丝,两手一扯便将紧窄的胸罩扯下来,再轻轻提起她的小腿,轻松的便把内裤扯开一个洞,我的目光扫视在她那精雕细琢的完美身段上,白玉般的美乳丝毫没垂下的迹象,反因我几次狼肏令她的乳腺发展,变得更丰满圆润,保持更美丽的曲线;修长的玉腿上没有半点赘肉,配合她的美艳姿容,确是一具完美的女体。 「噢!主人!请您不要忘记人家喔。请…请奸淫我这下贱的性奴隶!请主人把尊贵的肉棒插进我那污秽的烂穴吧!」 我可不急於占入我的私有地,只在她粉嫩敏感的小蜜穴上粗暴的大力摩擦,弄得她感受到一阵阵剧烈的麻痒和疼痛;秀丽的脸上偏是露出一副春意荡漾的神色,小嘴卖力的娇吟呼喊,身体更不断美妙的扭动着,以丰满的酥胸、玉臀极力的讨好着正在她身体上狂暴猥亵玩弄的我。 我在陈思惠及陈闻媛同含舐粗壮的大肉棒时,右手轻柔地摩挲梁洛思尽力并拢的秀腿,待其经受刺激不自禁微微张开时,手指顺势大力插入,并稍稍轻力地抚摩着她娇嫩的大腿内侧的肌肤,更不经意地逗弄已经微微张开,略略潮湿的粉红色的小蜜穴,引得艳光四射的莹润淫水玉珠羞怯的泄渗,更惹来她欢愉地满足的叹息和娇柔无力的轻喘。 陈思惠低吟一声,胯间滴出数点淫水,红润的唇片将我的胯间的粗阴茎含进嘴?,舌头熟练地卷缠着雄伟巨大的阳物,另一小手的动作更加快了;她的玉指在自己的阴道猛然抽插,成熟的臀部甚至淫荡地摆动起来,恰似一头发情的雌犬。她柔软的嘴唇含在肉棒根部,将粗大的棒身完全容纳在口中,深入喉咙的龟头,还受到来自嫩软食道的吸吮,她灵活的舌头,在棒身底部沿着划着半圆,使我酥得闭上了眼来。 享受了一会儿,我捧起陈思惠来,她一身雪白细嫩、宛如皓月的肌肤,柔可化水细嫩滑腻的嫩肉,简直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尤物,胸前的蓓蕾也如红花盛开,阵阵浓烈的少女体香引诱着我的大嘴,在她的两个美乳间疯狂舔弄、吸啜,无所不用其极的刺激她的感官,乳峰上的红晕缓缓扩张,深红色的乳尖亦因不堪刺激而微微翘起,玉峰的主人则因指尖的挑引而轻轻颤抖起来,她玉腿间的温度渐渐上升,小蜜穴之中也渐见大量爱液。 在一旁的陈闻媛也很有默契的抱着陈思惠,从後面伸手捧着她无法一手掌握的双乳,略为用力的揉捏着。硕大的乳肉像是麻薯般的柔软,从她的指缝间溢出﹔两个女孩交换着一个个深吻,抚摸着女孩弹性十足、青春洋溢肉体的每一个地方,沈溺在对方美妙肉体的官能快感上;四只玉手忙碌地挑逗着对方的身躯,用手指头触摸着分张开的两腿间最潮湿的地方,轻轻地扣刮阴唇肉上的那条细细肉缝,顺着它上上下下地搓弄起来……陈闻媛樱口微张,分摊着她的快感,也刺激着她。 四个美女满面饥渴,我只好命令她们在床上各摆弄出淫荡的姿态,用「魔体千重」化出几个分身,同一时间令她们得到慾念满足: 第一个分身在陈闻媛玉臀之後,粗糙的大肉棒凶悍地刺进她的浪水热涨嫩肉窟,在阴茎穿透她幼纱内裤破洞时,她感觉紧凑的小肉隙传来舒畅灼烫的快感,忍不住欢愉喊了出来 「啊!……噢!…」那分身左手虎口,用力在陈闻媛那对馨香柔软的乳肉之上,不停的揉璿,不停的改变乳球的形状;另一方面吸着她的呻吟?透气的舌头,那实实在在的刺激,使她感到像我真身直接在肏操着她。 如潮涌的快感里陈闻媛奋力挺腰,让坚硬、火热的阴茎一入到底,从空虚到瞬间充实的满足感,让愉悦的她忘形叫喊,才又压抑的低声喘息。 「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噢…好美啊!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啊!……」 第二个分身压在梁洛思的掰开的玉腿间,一手伏托起那丰腴却又圆润的双腿,一边却又缓缓扶住她的肩膀,拼着力气往自己身上靠近,她那艳红的蜜肉微张,棕色的菊穴紧缩颤抖,白桃般的肉臀,正向我递着诱人的邀请,让火灼的巨柱狂飙地抽插她骚痒的小淫穴,她光洁的阴蒂享受分身的撞击;粗硬的阴毛刮撩着她的阴唇,令她最畅美的刺激却是子宫被钢硬的大龟头顶吮而来;梁洛思的美乳都压得变形了,但没有疼痛的感觉,她还希望我的分身捏揸得更大力点呢! 「主人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大力肏吧!……噢…美啊!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好舒服啊!……噢…噢…」娇媚的声音带着梁洛思的浓情蜜意,粉红色的嫩肉唇覆盖着一层淫靡的水渍,紧实的啜着火灼的大肉棒,她身处於极快乐的性爱波涛?,双腿间的触感取代了大部分的意识,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阴茎的脉动、灼热,和我由大龟头渗透到心?的酥麻。 另一边陈思惠侧躺在床上,她感到一阵酥麻的舒愉感由股隙缝间传来,她瞬间只感到火灼的巨龙已刺入她私密秘穴之内;第三个分身凶猛的巨柱,已成功占领她的小嫩窟儿。 「喔……啊……啊!……噢!……」她媚俏的呼声中,更感到已成为粉色的坚硬小肉球,被不停迂回的抚摸那乳晕的周围凸蒂儿,触觉快感可说是言不可喻的爽快;她的腰臀随着分身的大肉棒挺送,而摆动着无限优美的姿势,弹性双峰在狂浪地晃动,那白?透红的胸肌彷佛要我的手指更深深的陷入异常诱人的乳沟之中,而这酥美的快感虽是欢愉;但对比粗糙的大龟头正磨擦阴道内的嫩肌所产生的快乐,又算不上是什麽。 「噢……噢……我的…好主人啊!……噢…您…好……干得…好…啊!…噢…噢……别停……操我啊!……噢…噢…肏死我了…噢…小穴…好酥…好麻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噢…您…操…死我吧!…噢…噢……啊……」 我的魔体真身当然是肏操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颜颖丝了,她娇柔的玉体正背靠依附在我身上,我两手抱住她双腿,狠狠地将她紧凑得如未开苞的腴穴,疯狂的套插着我筋盘体的巨肉棒上;她的小嫩阴唇实在太狭窄了,所以卡住了钢硬的大龟头,令它不能稍离她湿漉漉的淫秽小窟儿。 「…啧!啧!啧!…噢……噗…滋……哎…噢……噢…噢…噢…啊!……」 之後,我抱起颜颖丝那柔嫩般的水蛇腰,凶猛的大肉棒带出颜颖丝的淫汁,只感觉那兴奋,高温粗犷的大鸡巴,贴着她敏感的黏膜摩擦,反覆进出的淫慾小嘴,沸腾流泻着源源不绝的淫蜜汁;我身经百战的粗硬巨棒,深插在满溢肉汁的小玉穴之中,她蹙着眉享受着,彷佛子宫被贯穿般的深入,不停的张口喘息,轻吐的舌在唇边颤抖,不停蠕动的阴肉扩散着沾湿的范围,凶悍的肉棒进出之间,制造着水光银丝。 肉穴淫糜地吞吐着阴茎,在紧紧的美肉包夹之下,粗大的肉棒已经膨胀到了极点,让大龟头一下下地顶住了花心,窄小的嫩穴蠕动吸吮着硬粗糙如钢的大肉棒;,她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前方,诱人的红唇上下开合,吐着芬芳的香气,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沸腾着恍惚的神智。 「噢…主人!…噢…噢…噢…好舒服…啊!…主人…噢…噢…请…您…尽情地…享用……贱奴…吧!…噢…淫…肉窿……好美……啊!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噢…」 我心里感到四倍的欢乐,正由分身传回我心窝,如果此时有人经过我的房间,一定会被这淫秽的景象吓得呆:我站着顶插颜颖丝嫩软的小穴儿,梁洛思、陈思惠、陈闻媛分别单独一个人,赤裸的在床上做出男女交媾的动作,像睡梦中享受被肏操的欢乐,她们的光溜溜的玉蚌儿,正流出淫液颤抖抖,毫不羞耻的在我眼前挺扭。………… 我欢愉中心念一转,不知可否「魔体千重」及「幻魔无极」一同展运,身体就激出四条粗犷的大鸡巴的触手,分四处直插入四美少女的菊穴内。 「噢…主人!主人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噢…怎会…这样的?…噢……贱奴……噢!…淫…肉窿……好涨…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噢…来吧!……噢…好舒服…啊!…」 四个美少女前後淫穴受袭击,不单没有悲叫,反淫荡地欢呼,毫不羞耻地挺动得更剧烈,她们享受更粗犷的肏捣。小浪穴用力地吸吮着大肉棒,有时甚至发出「咕滋,咕滋」的淫液磨擦水声,夹杂着她们低沈性感的快乐哼声,显得格外淫糜不堪。 「噢…噢…噢……主人!美啊!…好涨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噢…怎会…这样舒服…的啊?…噢…噢……噢…贱奴…好…美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」 我亦享受到加两倍的快感,她们的紧凑阴肌所给我的刺激,令我更疯癫,那肏刺的强度更劲;我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大龟头上,挺起下腹粗筋盘体的巨龙,轮流向床上的性感尤物小穴,前猛刺过去;有力地插入了各人的温暖而狭窄的阴道内。 她感到在钢硬的大鸡巴一进一出之间,被已分不清魔体或分身肏操了,我带来既痛感又痛快的复杂感觉,愈来愈感到舒服,而且阴道深处的空虚感觉也愈来愈强烈;主动的向後挺动臀部,希望粗犷的大鸡巴能够更加深入,去填满难耐的空虚,而我双手扶住了腻滑柔软各美少女的柳腰、美乳,用力的猛抽狂送起来。这晚,四个美少女都抛弃所有的羞怯的心,完全享受我粗犷的大肉棒所有的磨刮。………… 三个魔法师在窗外看着我以至淫性技:「魔体千重」及「幻魔无极」蹂躏四个美少女,都诧异她们小穴的抵抗能力;杨紫鲸及彭单赧笑李龙宜道:「看你的徒儿多麽饥肠辘辘,魔皇陛下整条粗犷的大鸡巴都能完全吞尽去,不怕明天不能随军起行吗?」 李龙宜娇羞地嗔道:「小浪蹄子!这麽淫荡,羞死师父了!…………」她再看不下去,胯中暗泄着浪液地走开了,留下两美丽的魔法师继续欣赏这场春宫。